Tag Archives: 接受与承诺疗法

河流上的飘叶

正念练习:河流上的飘叶(取自“接受与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这是个闭眼练习。首先阅读说明,当你理解了这个练习的过程后,闭上眼睛开始。 (或者你可以使用这篇文章末尾的录音)

想象一下美丽、缓慢流动的溪流。水流过岩石,然后穿过山谷,周围有些大树。偶尔,风吹来,一片一片的叶子落入溪流中,随着河水漂流。想象一下,你正坐在那条小溪旁边,在天气很好的一天,看着河水的流动与树叶的飘落。

现在开始意识到你的想法(思维)。每当一个想法出现在你的头脑中时,想象把它写(或放)在其中一片叶子上。如果你用文字思考,把它们作为文字,轻轻地放在叶子上。如果头脑出现的是图像或画面,就将它们作为图像放在叶子上。目标是留在溪流旁边,让溪流上的树叶继续流动。不要试图让河流流得更快或更慢;不要试图以任何方式改变叶子上出现的东西。如果树叶消失,或者你的思绪飘到了其他地方,那就停下来、注意这发生了,然后再次回到溪流边,把刚刚的想法放到叶子上,让叶子随着河水流走。

(图像的生动或清晰程度无关紧要,只要有这个概念在就可以了– 觉察自己的想法,一旦发现它们就轻轻地放下)

继续进行至少5分钟。如果你现在已经了解说明,请闭上眼睛开始试试。

(练习后继续阅读)

当河流在流动,你也能注意到想法并轻轻地把想法放下时,这就是认知解离 (Cognitive defusion) 的时候。记得头脑本来就是设计来思考的,所以它总是会不断弹出各种想法,你虽然不能控制这点,但你能选择是否对这些想法作出反应,或者选择轻轻地放下它们。如果你认为“我做得不对”、“这个练习对我不起作用”或“我怎么会没有想法”,留意到它们也是你其中的一些想法,后退一步,把它们也放到落叶上。一些其它特别“粘”的想法(比较难以觉察和解离的想法),包括含强烈情绪的想法、比较性的想法等。

这里有两个中文版本的录音:

“河流上的飘叶”录音I

“河流上的飘叶”录音II

(类似的内容,只是前面的指示稍微不同;5-6秒后指示才开始)

多些练习,有问题的话,不妨在这留言。

面对焦虑

焦虑就像一只老虎,你为了避开它,减少它可能对你造成的伤害,你给了它一块肉,希望它吃了肉可以离开。是的,它可能离开一会儿,可是,猜一猜,给了它那块肉以后,它真的不再回来了吗?可能一两个小时,可能一两天,这回它又饿了,可能更饿了,更强大,要更多更大块的肉。

焦虑也一样,你越是逃避它害怕它,越是为了它作出不必要的牺牲(害怕在社交场合被拒绝,干脆不去参加舞会;担心无法把工作做好,花更多的时间在担心而不是完成工作,甚至最后真的无法完成),它下一次再出现,只会变得更强烈,让你更不舒服、更恐惧、更害怕。

可是如果你选择和焦虑处在一起,它固然让你感到不舒服,但它并不危险,一段时间后,你的焦虑感会开始下降,下次再面临一样的处境,你也不再那么焦虑,即使还是有一定程度的焦虑,你的头脑也能告诉你,基于上次相处的经验,其实这个焦虑感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但它并不危险,你并不用逃避它。

那不逃避,就是怎么做呢?如何直接面对它呢?如何接受情绪呢?首先告诉自己,这感觉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但是它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你可以感受一下它处于身体的哪个部分,比如胸口闷闷地,颈项后方有点紧、心跳有点快、或肚子有些不舒服等,识别它们,并容许、允许它们存在于那里,就像一个朋友带了一个你不太喜欢的客人来到你家一起聚餐,但你并不因此把他赶走,或者为了他一个人,不去招待其他客人,你还是允许他的存在,继续享受你的聚餐、继续做你想做的事。对任何情绪,其实都一样,都可以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