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接受与承诺疗法

用于精神病患的接纳与承诺疗法 (ACT)

近几年在北京当助教和翻译的时候,常遇见学生问说除了药物以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精神分裂患者,尤其许多患者用药虽然很重,但还是有幻听(auditory hallucination) 和妄想(delusion) 的症状,严重困扰着生活。

其实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接受和承诺疗法(ACT)对于精神病患者很有帮助。作为干预,ACT不是特别针对症状减轻,而是强调对精神病症状更灵活的反应,以鼓励价值驱动的行为(就是你的生活由你的生活意义和价值来决定,而不是完全被你的病状所控制)。许多的案例研究显示,用ACT帮助偏执狂 (Paranoia),妄想 (Delusion) 和相关的情绪障碍,虽然症状没有完全缓解,精神病依然存在,但却相当程度的减轻了患者的痛苦,而且生活的功能性和基于价值的活动(Value-based activities) 显著增加。

所以如果你,或者身边的家人或朋友患有精神分裂症,尤其幻听和妄想的症状在用药后依然对生活造成相当的困扰,可以考虑留言或电邮联系,因为只要患者有心改变,6到10次基于 ACT 的心理治疗就可以学习新的应对方式,减轻痛苦,活得更有意义。

ACT Therapists in Malaysia

I came across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ACT) in 2011 and fell in love with it almost immediately. Since then I have been practicing it on myself, then subsequently learning it from books, and started to incorporate it into my daily clinical practices.

Now I’ve also completed the course with Russ Harris. I’m wondering if there’s any ACT therapists in Malaysia out there, and if yes, please get in touch (my email: hello@huibee.com, my mobile 017-2757813) and let’s form a Malaysian ACT community together!

 

What’s ACT?

  • It stands for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pronounced as “act” (one word)
  • It’s a type of psychotherapy, not a long-term treatment
  • 3rd wave of CBT (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 It focuses on 6 processes, which can be combined into these:
    1. Being present
    2. Opening up
    3. Doing what matters
  • As of late 2018, there are over 250 RCTs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the gold standard of research) published in peer-reviewed journals, that show the effectiveness of ACT with many disorders, such as depression, anxiety, stress, OCD, chronic pain and psychosis.

冥想 VS 正念

“如何区分正念与冥想?”

这是一个我被问过几次的问题,下面的解答是基于我的实践和理解。

从广义上讲,冥想有两种类型。一是集中注意力。例如,当你专注于你的呼吸,一个单词,一个咒语,一个烛光,你放开任何引起你注意的事物,并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一个事物上。(这种类型的一个例子:本森放松法

另一种冥想,是广泛的注意力(意识)。这就像你处于没有在进行比赛的体育馆里。你看着这整个空间。你可以像观察者一样观察整个体验,不评判,不反应。你允许事物来去自如。

第二种冥想,就是一种正念练习!正念的定义通常包括处于当下、带着觉察、不批判和接受(不过度反应)。当你在进行河流上的飘叶时,你注意并观察着你脑海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你当然可以将它概括到你的日常生活中,注意到你在哪里,你在干嘛,觉察你的想法/感受等等。

你可以随时随地练习正念。带着正念地吃,喝,工作,打字,开车,锻炼,运动,行走(即处在当下,觉察,并接受)。但是,你不能冥想着进行这一切。

有些人在走路,跑步或游泳时可能会冥想。这可以是第一类型的冥想(集中、狭隘注意力)或第二类冥想(扩大注意力)。第一类,你可能会在心里重复“一,二,一,二,一,二……”,或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呼吸。第二类,你观察你的整个经历,比如你的肌肉如何运动,你看到,听到什么,觉察你的感受等等。

我会说两者都是冥想,但只有第二类是正念。希望我有把我的理解厘清吧… 欢迎分享你的看法!

河流上的飘叶

正念练习:河流上的飘叶(取自“接受与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这是个闭眼练习。首先阅读说明,当你理解了这个练习的过程后,闭上眼睛开始。 (或者你可以使用这篇文章末尾的录音)

想象一下美丽、缓慢流动的溪流。水流过岩石,然后穿过山谷,周围有些大树。偶尔,风吹来,一片一片的叶子落入溪流中,随着河水漂流。想象一下,你正坐在那条小溪旁边,在天气很好的一天,看着河水的流动与树叶的飘落。

现在开始意识到你的想法(思维)。每当一个想法出现在你的头脑中时,想象把它写(或放)在其中一片叶子上。如果你用文字思考,把它们作为文字,轻轻地放在叶子上。如果头脑出现的是图像或画面,就将它们作为图像放在叶子上。目标是留在溪流旁边,让溪流上的树叶继续流动。不要试图让河流流得更快或更慢;不要试图以任何方式改变叶子上出现的东西。如果树叶消失,或者你的思绪飘到了其他地方,那就停下来、注意这发生了,然后再次回到溪流边,把刚刚的想法放到叶子上,让叶子随着河水流走。

(图像的生动或清晰程度无关紧要,只要有这个概念在就可以了– 觉察自己的想法,一旦发现它们就轻轻地放下)

继续进行至少5分钟。如果你现在已经了解说明,请闭上眼睛开始试试。

(练习后继续阅读)

当河流在流动,你也能注意到想法并轻轻地把想法放下时,这就是认知解离 (Cognitive defusion) 的时候。记得头脑本来就是设计来思考的,所以它总是会不断弹出各种想法,你虽然不能控制这点,但你能选择是否对这些想法作出反应,或者选择轻轻地放下它们。如果你认为“我做得不对”、“这个练习对我不起作用”或“我怎么会没有想法”,留意到它们也是你其中的一些想法,后退一步,把它们也放到落叶上。一些其它特别“粘”的想法(比较难以觉察和解离的想法),包括含强烈情绪的想法、比较性的想法等。

这里有两个中文版本的录音:

“河流上的飘叶”录音I

“河流上的飘叶”录音II

(类似的内容,只是前面的指示稍微不同;5-6秒后指示才开始)

多些练习,有问题的话,不妨在这留言。

面对焦虑

焦虑就像一只老虎,你为了避开它,减少它可能对你造成的伤害,你给了它一块肉,希望它吃了肉可以离开。是的,它可能离开一会儿,可是,猜一猜,给了它那块肉以后,它真的不再回来了吗?可能一两个小时,可能一两天,这回它又饿了,可能更饿了,更强大,要更多更大块的肉。

焦虑也一样,你越是逃避它害怕它,越是为了它作出不必要的牺牲(害怕在社交场合被拒绝,干脆不去参加舞会;担心无法把工作做好,花更多的时间在担心而不是完成工作,甚至最后真的无法完成),它下一次再出现,只会变得更强烈,让你更不舒服、更恐惧、更害怕。

可是如果你选择和焦虑处在一起,它固然让你感到不舒服,但它并不危险,一段时间后,你的焦虑感会开始下降,下次再面临一样的处境,你也不再那么焦虑,即使还是有一定程度的焦虑,你的头脑也能告诉你,基于上次相处的经验,其实这个焦虑感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但它并不危险,你并不用逃避它。

那不逃避,就是怎么做呢?如何直接面对它呢?如何接受情绪呢?首先告诉自己,这感觉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但是它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你可以感受一下它处于身体的哪个部分,比如胸口闷闷地,颈项后方有点紧、心跳有点快、或肚子有些不舒服等,识别它们,并容许、允许它们存在于那里,就像一个朋友带了一个你不太喜欢的客人来到你家一起聚餐,但你并不因此把他赶走,或者为了他一个人,不去招待其他客人,你还是允许他的存在,继续享受你的聚餐、继续做你想做的事。对任何情绪,其实都一样,都可以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