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nxiety Disorder

Simple Breathing Relaxation 简单呼吸放松

Here is a 5-minute recording of tension release breathing, just follow the instruction (breath in – hold your breath & notice the tension – breath out and release the tension). Hold your breath for as long as you are comfortable, and try to exhale slowly and gently. You can do this anytime anywhere, with eyes open or close.

5 mins breathing relaxation - Recording


这是个简单的五分钟紧张释放呼吸录音,只需要跟着指示(吸气 – 屏气并注意肌肉紧绷感 – 呼气)。只要不造成不适,屏气时间尽可能长;而呼气的时候尽可能缓慢轻柔。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可以做,不闭眼也可以。

五分钟呼吸放松 – 录音

焦虑(Anxiety) VS 担忧 (Worry)

最近刚从北京回来,发现那里的一名助教老师告诉我,她一直以为“焦虑”和“担忧”是一样的东西,也会互换着用。

担忧或许可以算是焦虑的一种,尤其比如说你对生活中任何大小事情都有忧虑,那你可能是“广泛性焦虑障碍” (Generalised Anxiety Disorder, GAD),如果你特别担心自己的健康有些什么状况,不断在网络搜寻关于健康相关的资讯,不断进行不必要的体检,那你可能是”健康焦虑“(Health anxiety),等等。

但是,担忧和焦虑有好一些显著的不同…

  • 担忧更多时候发生在头脑里(以文字/语言的形式),焦虑则更多时候发生在身体里(心率上升、冒汗等);虽然焦虑也可以以认知的方式(包含文字/语言、意象/画面)呈现,但一般都会带来躯体的症状。
  • 担忧的事物一般更具体一些,焦虑的事物更含糊(或广泛)。
  • 担忧比较可能(但不一定)带来问题解决,焦虑则比较不会。
  • 担忧带来的是比较轻微的情绪困扰,焦虑可以使人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等。
  • 担忧的原因一般比较实际和具体。
  • 担忧一般持续的时候比较短,焦虑却可以长时间不断地存在着。
  • 担忧属于正常的心理现象,焦虑则往往需要心理或药物的治疗。

要注意的是这只是拿两者作比较,两者的差别并不是完全的、绝对的。

寻求关注 & 社交网站

记得大学时,在读到关于厌食症的时候,列在课本中的其中一个厌食症的原因是“寻求关注” (attention seeking)。当时候的第一个反应是,谁那么可怜,把自己弄这那样,就为了要别人的注意,要父母的照顾,要家人的陪伴(就算只是带她去看看医生而已)。毕业后的几年职业生涯中,我发现自己开始发现、并理解缺乏关注,正是引致很多心理问题的根源之一。

他人的关注,是人类作为群体动物需要的。想象要是一个人完全不需要别人的关注,没有因为别人的关注而快乐或满足,也没有因为缺乏别人的关注而失落或难受,那这个人将消失,从进化论而言,他也会绝种。

而缺乏归属感(sense of belonging),缺乏存在感的人,需要特别寻求别人的关注,可惜的是,我们给予任何一个人的注意力,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就像你看见一间餐厅,里头空无一人,其隔壁是个座无虚席的餐厅,你本能地会愿意走进隔壁这间… 我们给予别人的注意力,很多时候也是这样的,令人喜欢的人,越是令人喜欢,缺乏朋友的人,越是交不上新朋友。

所谓归属感,就是重视的人给予的正面的关注。所以如果一个家让你感到孤独寂寞,没有归属感,那很可能这个家(过去)没有给你正面的、你所需要的关注。

本来事情已经可以相当复杂,从年纪很小就说谎、青少年时期的叛逆,到厌食症、自残、抑郁症等,“缺乏关注”或“缺乏归属感”都很可能是诱因之一,这二十几年科技的发达,近十年社交媒体的普遍,让事情更复杂,更、难、搞!

社交网站使一切变得“方便”(也变得非常不真实)。你可以从中获得许多关注,你也可以自由地、“偷偷地”去关注其他人。

但是,在许多比较极端的情况里,如果没办法使别人喜欢我,那我宁可被讨厌、被生气、被害怕,我也不愿意被忽略,我也不愿意没有人关注我(因为至少当这些人在讨厌、生气、害怕我的时候,他们是正在关注我的!)

所以这些寂寞、不快乐、缺乏归属感的人,可以是危险的,可能造成伤害或犯罪。当然这也包括美国的大规模射击(mass shooting)。网络的出现,让缺乏归属感的人可以轻易地、快速地获得成千上万、甚至全世界的关注。或许我们应该停止“奖励”这些犯罪行为,因为他们要的,正是大家的关注(行为强化理论来说,这就是奖励)。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应付这些缺乏归属感、寻求关注的人们呢?

不是在事故发生后,才去关注他们,这往往只强化了他们的不正常行为。而是在平时,放下手机、截断网络,面对面坐下,坦诚地交谈、关心彼此。或许这个文明病的处方,就是每天一小时,和你重视的人,get offline(离线)一起相处!

心理问题/精神疾病病友互助小组(吉隆坡/巴生)

在国外,不管是什么疾病,互助小组(support group)都是蛮常见的,比如抗癌勇士、强迫症患者等。过去也曾有好一些病人问过我,在马来西亚有这种小组吗… 所以在这里我提出一些意见,有兴趣或有其它看法的人,欢迎联络我…

互助小组类型:

  1. 抑郁症、情绪障碍
  2. 强迫症
  3. 焦虑与焦虑相关障碍
  4. 精神分裂,妄想、幻觉相关障碍
  5. 照护者、患者家属

什么是互助小组?做些什么?

  1. 每个月或每两个星期见一次面,大约一小时
  2. 认识和你面对一样或类似问题的人
  3. 轻松讨论一些主题(由我引导)
  4. 彼此分享、鼓励、支持、学习

语言

  1. 英语
  2. 中文/广东话

地点

  1. 吉隆坡欧阳专科医疗所(Jalan Pudu)
  2. 巴生Manipal Hospital Klang (Bukit Tinggi)
  3. 巴生河流域一代的咖啡馆

必要条件:

  1. 病人的意愿(不是被逼的;愿意出席、参与、讨论、分享、聆听)
  2. 至少三人才能进行
  3. 尊重其他人、尊重隐私权(不泄露其他人的隐私)
  4. 承担费用(行政、材料、场地等)(若有)

目前这只是初始阶段,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和想法、或者有兴趣参与的话,请留下联络方式,也可以电邮 hello@huibee.com 或致电/whatsapp 017-2757813

英文版本:http://huibee.com/2017/08/support-groups-in-kl-klang/

Support Groups in KL / Klang

I’ve been asked about support groups quite a few times and been thinking how I can start this. It’s definitely something very common in western countries, I’m not sure how it will work here in Malaysia. Now I’m proposing the idea here, and for anyone who reads this and is interested in any of the support groups, please get in touch, let me know what you think and how we can start this and get it going!

Support groups for:

  1. Depression or mood related problems
  2. OCD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3. Anxiety or stress related problems
  4. Schizophrenia and psychotic related disorders
  5. Carers (immediate family etc)

What is it? How does it go? What do we do?

  1. Meet monthly or every fortnightly for an hour or so
  2. Getting to know people who share the same or similar problems
  3. Casual discussion following a theme that we set (led by me)
  4. Sharing, supporting and learning among/from each other

Languages:

  1. English
  2. Mandarin / Cantonese

Venues:

  1. Klinik Pakar Au Yong, Jln Pudu, KL
  2. Manipal Hospitals Klang
  3. Some cafes in Klang Valley?

Requirements:

  1. Patient’s willingness! (is not forced by others to join us; willingly attend, participate, share and listen to others)
  2. At least 3 to form a group
  3. To treat others with respect and maintain confidentiality
  4. To share the cost of a small administrations/materials/venue fees (if any)
  5. It’s mainly for people who are undergoing treatment (medical/psychological/other) and need some support along the way, NOT a platform to vent your emotional problems and personal frustrations. 

These are just some ideas for now, if you have some ideas or are interested, please do leave your contacts (email or contact numbers) below or get in touch by emailing hello@huibee.com or calling/whatsapp 017-2757813

面对焦虑

焦虑就像一只老虎,你为了避开它,减少它可能对你造成的伤害,你给了它一块肉,希望它吃了肉可以离开。是的,它可能离开一会儿,可是,猜一猜,给了它那块肉以后,它真的不再回来了吗?可能一两个小时,可能一两天,这回它又饿了,可能更饿了,更强大,要更多更大块的肉。

焦虑也一样,你越是逃避它害怕它,越是为了它作出不必要的牺牲(害怕在社交场合被拒绝,干脆不去参加舞会;担心无法把工作做好,花更多的时间在担心而不是完成工作,甚至最后真的无法完成),它下一次再出现,只会变得更强烈,让你更不舒服、更恐惧、更害怕。

可是如果你选择和焦虑处在一起,它固然让你感到不舒服,但它并不危险,一段时间后,你的焦虑感会开始下降,下次再面临一样的处境,你也不再那么焦虑,即使还是有一定程度的焦虑,你的头脑也能告诉你,基于上次相处的经验,其实这个焦虑感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但它并不危险,你并不用逃避它。

那不逃避,就是怎么做呢?如何直接面对它呢?如何接受情绪呢?首先告诉自己,这感觉可能让你感到不舒服,但是它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你可以感受一下它处于身体的哪个部分,比如胸口闷闷地,颈项后方有点紧、心跳有点快、或肚子有些不舒服等,识别它们,并容许、允许它们存在于那里,就像一个朋友带了一个你不太喜欢的客人来到你家一起聚餐,但你并不因此把他赶走,或者为了他一个人,不去招待其他客人,你还是允许他的存在,继续享受你的聚餐、继续做你想做的事。对任何情绪,其实都一样,都可以这么做。